代孕乱象:花50万元生混血儿孙子只是一场梦

发布时间:2022-12-06   来源:未知    
字号:

极目新闻记者刘楒睿赵德龙曾凌轲

代孕,这个在灰色地带游走却拥有广大受众的产业,在一场明星的风波中再次被揭开面纱。

1月18日,明星郑爽和张恒被曝在美国代孕生子,两个孩子的出生证明及录音被爆出。录音中的双方商量,如何处理掉两个孕期已满七个月的孩子。

极目新闻记者采访发现,在这个庞大的产业链中,有人为了圆自己的儿孙梦,借用他人子宫;有人又受到金钱的蛊惑,出卖自己的子宫。堕胎、弃养、无国籍人群在这个产业链中层出不穷。在这个产业链里,每个女性、每个子宫,甚至怀孕的每个阶段、每项检查,都被明码标价。

黑暗的产业打着法律的擦边球,损害女性健康、物化剥削女性。不仅践踏了公民权益,更败坏了人伦道德。

国内外套餐花样百出

30万元即可乌克兰生子

“卵妹”“孕妈”“志愿者”,这是代孕产业链里的黑话。

1月20日,极目新闻记者以买家的身份联系到了多家代孕机构,工作人员都明确表示他们可以在国内外提供代孕服务。

广州一家代孕机构的工作人员小王表示,自家机构代孕目前分两种套餐,两者价格差距10万元。

“二代试管代孕套餐价格是50万元左右。”小王表示,在这50万元费用里,包括了卵妹的促排卵费用、受精卵移植手术费及孕妈的相关费用。

小王表示,二代试管代孕套餐是随机性别的,她推荐记者办理60万元左右的三代套餐,来确定性别。

代孕乱象:花50万元生混血儿孙子只是一场梦

同时,小王表示,提供卵子的卵妹记者可以实地面试。记者询问,可否筛选出高学历的卵妹,小王当即表示,可以,但需要加钱。

记者再次询问孩子出生后能否办理出生证及落户,小王同样表示自家公司有相关渠道。

另一家广州的代孕机构则表示,可以为记者提供双胞胎代孕服务。

代孕乱象:花50万元生混血儿孙子只是一场梦

工作人员刘某称,记者只需要在孕前进行相关体检,确保没有遗传病即可进行代孕操作。同时,刘某表示,自家公司曾多次被国内知名媒体报道,资本十分雄厚。

记者表示自己担心在国内代孕违法。刘某则表示,自家公司会严格保护客户隐私,同时会一站式服务,帮助客户解决落户的问题。

另一家公司工作人员吴某(化姓)则向记者表示,自己可以提供在乌克兰的代孕服务。

代孕乱象:花50万元生混血儿孙子只是一场梦

“我们会办理好宝宝的DNA鉴定、出生证明,同时办理中文翻译版本,并有出生证的公证和中国大使馆的认证。”吴某表示,宝宝可以拿着这些证明直接到地方派出所上户办理身份证,可以正常落户回国。

“您和太太可以到乌克兰签署合同吧?”吴某称,签署合同需要客户办理护照到乌克兰。

得到记者肯定的回复后,吴某向记者发来了几个套餐供记者选择。

记者看到,套餐最低价格仅需31万元,最高可达90万元。套餐为分期付款,每一个步骤完成都需要支付一笔费用。甚至,还包括有双胞胎、亚裔血统、剖腹产等增值费用。

代孕乱象:花50万元生混血儿孙子只是一场梦

记者了解到,在代孕过程中,卵妹为临时配对,机构会根据客户的需求寻找。而孕妈则受到机构的统一管理,在某种程度上,人身是受限的。

耗资超过50万元

说好的“混血儿孙子”只是一场梦

“这就是做了场秋梦。”面对极目新闻记者,76岁的王建军(化名)一声长叹。他曾花费巨资选择代孕服务,然而2年零2个月的经历,让他不堪回首。

王建军的儿子王元(化名)16岁起就患有重度精神疾病。30年来,长期的住院和治疗不仅花掉了家里的大部分积蓄,也使两位老人心力交瘁。

“住院花了很多钱。但如果交不上住院费,医院就会要我把他领回来。回家后我们也管不住他,他经常把我们打得头破血流,我甚至半夜去医院缝针。”王建军说。

不过,比起昂贵的医疗费用,王建军和妻子李艳更担心的是随着自己年纪愈长,谁来接手照顾儿子?“我们老两口死后儿子怎么办?何以生存?难道我们把他一起带到另一个世界去?”王建军老两口为此没日没夜地犯愁。

2018年,代孕公司突然进入了被阴霾笼罩的王家人的视线。看到“合法代孕”的广告,李艳想,给儿子做一个孩子,以后孩子长大了就能接手照顾父亲。王建军说,自己一直反对这种做法,但妻子坚持,没办法只能“试一试”。

代孕公司造梦看起来几乎无懈可击。“公司负责人给我们发了外国卵妈、孕妈的资料供挑选。我们提供精子,最后在国外生出混血儿。公司也承诺,届时孩子的国籍和户口问题不用担心,他们有方法解决。”王建军说。

代孕乱象:花50万元生混血儿孙子只是一场梦

但钱一笔笔交出,美梦开始出现缝隙。王建军发现代孕实施起来有诸多波折。由于不在同一个城市,他几乎无法验证代孕公司说的是真是假。老两口只能对着手机里的资料认识卵妹、孕妈,想象孙子未来的样子。“但对方反复强调最后孩子出生后,我们可以验DNA,确认这是我孙子。其他的,只能听公司介绍。”王建军说。

在代孕过程中,代孕公司每次都告诉他“你马上可以抱到孩子了。”但实际上,又在其后出现流产、胚胎不着床等情况。

取卵、配精、合成胚胎、将胚胎植于孕母体内、孕育、失败、再孕、再失败……每一个步骤开始实施,老两口就要汇出一笔新的款项,总金额最终超过50万元。

直到2020年9月,代孕公司突然告知他,此前做代孕业务的国家已经禁止单身代孕,王建军老两口的孙子梦被彻底击碎。

此时,王建军才开始反思代孕过程中的诸多疑点,“可能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骗局。我们只是做了场秋梦。”王建军说。

极目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该公司所在地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已介入调查。

迫于金钱压力代孕生女

客户弃养户口成难题

上官正义是民间知名“打拐志愿者”,也是2010年感动中国候选人。

2019年初,上官正义在涉拐的QQ群内,认识了吴明明(化名)。1978年出生的吴明明正是众多孕妈中的一员。

上官正义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在2017年前,吴明明与前夫经营生意失败,双方离婚,上初中的儿子也跟随前夫。独自一人的吴明明需要独自承担外债,被逼无奈的吴明明在网上接触了套路贷后被逼上绝路。

“当时套路贷的工作人员向她介绍做代孕还钱。”上官正义说,帮人怀孕一年,就可以赚20万元,如果是男孩或双胞胎,价钱还会更高,吴明明当即答应了。

多次体检结果显示,吴明明身体指标一切正常,可以代孕。由于吴明明年龄偏大,中介会每天要求她吃一些激素类的药物,以便在后续手术过程中顺利完成胚胎植入。

代孕乱象:花50万元生混血儿孙子只是一场梦

据吴明明回忆,手术当天自己是躺在后座被带到的诊所。到达诊所后,排队的人很多。轮到吴明明手术,仅仅十分钟就完成了胚胎的植入。

吴明明说,这个过程真的很痛苦。但她不知道的是,痛苦才刚刚开始。

手术完成后,中介带她回到了上海的宿舍,这时,她收到了第一笔佣金1万元。中介表示,在接下来的每个月,吴明明都会收到2000元的生活费,一个月后会有第二笔佣金到账。

代孕乱象:花50万元生混血儿孙子只是一场梦

标签:

t卵p怀多少钱
拉拉a卵b怀
同性生子公司
les试管婴儿
亲子鉴定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