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商人斥千万求医 终被浙一CAR-T疗法挽救

发布时间:2022-11-30   来源:未知    
字号:

2018-09-1107:12|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李文芳通讯员王蕊金丽娜

黎巴嫩商人斥千万求医 终被浙一CAR-T疗法挽救

9月10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骨髓移植中心病房,一位异国面孔Fares正与医护人员谈笑风生。得知记者要来采访,原本穿着病号服的他,还精心打扮了一番。

“感谢医护人员悉心照护,让我的生命得以重生。”接受采访时,Fares在手机备忘录上,写下了这段感谢信,并用英文大声朗读了出来。

在Fares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为何来中国就诊?且对中国医生再三感激?

黎巴嫩商界大亨深陷骨髓瘤

四处求医无果来到杭州

Fares今年59岁,来自号称“中东小巴黎”的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是当地一位从事石料产业的商界“风云人物”,其业务遍布欧亚大陆,在中国香港、厦门、广州也有贸易往来。

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多发性骨髓瘤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对他来说,最近6年,像是一场噩梦。

他接受过两次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均已复发告终;他尝遍了全球治疗骨髓瘤的各类已上市或正在研发中的新药,但癌细胞数量未见减少;他跑遍了欧美著名癌症研究中心,得到的却是漫长的等待。

2012年6月,Fares突然感到全身骨骼疼痛,还伴有发烧症状,持续一周后入住贝鲁特当地医院,很快被确诊为K轻链型多发性骨髓瘤。

多发性骨髓瘤是一种全球范围内的高发的恶性血液病。临床上表现主要有贫血、骨痛、肾功能不全、感染、出血等症状。目前国际上常见的治疗方式为化疗、放疗和靶向药物治疗,但仍无法根治疾病,最终进展为无药可治,被宣判“死刑”。

2012年9月,FareS在当地医院接受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身体逐渐康复,但仅维持了4年,癌细胞便死灰复燃。于是,2016年10月,Fares再次接受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不幸的是,还没到一年,癌细胞又卷土重来。

整个2017年,Fares辗转法国、美国等多个全球著名的癌症中心,几乎用尽了目前全球范围内所有针对多发性骨髓瘤的治疗手段,花费上千万元巨额治疗费用,但治疗效果仍不理想。

2018年5月18日,Fares再次就诊于肿瘤专科排名全球第4的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癌症专附医院——Dana-Farber癌症研究院,渴望获得最新的国际前沿治疗手段“CAR-T疗法”。对Fares而言,这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然而,一方面由于自身血小板过低,该医院对Fares进行评估后觉得无法进行CAR-T治疗,且如果执意要用CAR-T疗法,Fares的等待时间将长达半年。半年等待,无疑是无望。

在病魔面前,Fares痛苦不堪,身心都受到剧烈的重创,体重足足比原来瘦了30斤。绝望,充斥他的生活。

当Fares准备放弃时,一通来自欧洲骨髓移植学会前主席MohamadMohty教授的电话改变了他的命运。

经Mohty教授介绍,Fares了解到,在杭州,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血液科骨髓移植中心黄河教授团队是中国开展CAR-T细胞治疗最早、病例数最多、临床经验最丰富的临床研究中心之一。

Fares立即改签机票,于27月5日飞抵杭州,寻求中国的CAR-T“药神”。

治疗一波三折

CAR-T疗法终“起死回生”

这是Fares第一次来杭州。在抵达杭州的首日,他和爱人去了趟西湖。因为他不确定,这最后的救命药,能否挽回自己岌岌可危的性命。

在Fares来杭的行李箱内,一半以上空间都被各种药物占据,这些都是全球最新研制、正在开发的治疗骨髓瘤的药物,也是Fares多年来尝遍世界各类治疗方案的证明。

7月6日,Fares入住浙大一院骨髓移植中心病房。据骨髓移植中心副主任医师胡永仙回忆,当时Fares身体状态非常糟糕,面色苍白,疲态尽显,皮肤上布满了出血点,满身淤青,肾功能不全,全身骨骼疼痛,只能靠止痛药和输血维持生命。

检查报告显示,Fares血液内骨髓瘤细胞占据64%,且血小板只有1万,而正常人的血小板10万以上。

“病史长、化疗次数多,肿瘤负荷大,全身骨骼被骨髓瘤细胞浸润,并有多种并发症。”骨髓移植中心主任黄河教授也捏了一把汗,这对整个团队来说都是场严峻的考验。

CAR-T疗法的关键是采集患者体内T淋巴细胞来制备CAR-T。但因Fares多次化疗,加之二次造血干细胞移植术,造血场所全部被癌细胞霸占,几乎毫无造血功能,淋巴细胞极其低下,医护人员根本无法采集到足量的T淋巴细胞来制备CAR-T细胞。

尽管难上加难,但看到Fares深邃眼睛中对生命的渴望,黄河教授团队决定奋力一搏、义无反顾接下来这一挑战。黄河教授团队在经过长达两周的精准治疗下,缓慢地恢复了Fares的部分造血功能。

7月20日,是个激动人心的日子。在妻子和两个女儿的陪同下,Fares来到骨髓移植中心血细胞采集室。他平静地躺在采集床上,内心充满期待。Fares身上的血液通过先进的血细胞分离机缓慢流入管子,又从另一端管子采集到了充足的T淋巴细胞,而其他血液成份又回到了他的体内。

采集到了Fares足够的T淋巴细胞,这是成功的第一步。此刻,躺在采集床上的Fares感慨万千,情不自禁地竖起了大拇指。

采集工作结束后,工作人员立即把细胞送到浙大一院骨髓移植中心合作方雅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张鸿升教授团队的GMP标准实验室对淋巴细胞进行基因改造和制备,最终让这些原本对于杀伤癌细胞“无能为力”的T淋巴细胞,在实验室给他们装上了针对识别骨髓瘤癌细胞的“GPS导航系统”,成为了精准打击癌细胞“弹无虚发、百发百中”的“导弹”。

在经过实验室10天的培养后,据检测CAR-T细胞的转染效率达43%,已达到国际最先进制备水平。

7月30日,Fares终于盼来了CAR-T细胞回输的日子。当天下午,躺在特定的百万级无菌层流病床中,Fares知道,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CAR-T细胞将在他体内大量繁殖扩增,并与那些在他体内抗争6年的癌细胞发生一场无硝烟的激烈战斗。

到了治疗的最后关卡。黄河教授介绍说,CAR-T细胞回输后面临的最重要挑战就是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等并发症,因由CAR-T细胞在体内短时间扩增并释放杀伤“癌细胞”的武器所引起,因此整个团队及护理人员严密监测病情,严阵以待。

果然,在回输后第三天,Fares出现了持续高烧、精神萎靡、食欲不振等症状,体温最高达40摄氏度。

“我们每天检测Fares体内的CAR-T细胞含量,最高达74%,表明杀伤癌细胞的‘导弹’在Fares体内扩增很好,杀伤力强,但也预示着严重细胞因子风暴发生的可能性就越大。”胡永仙副主任医师说,严重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可导致低血压休克、低氧血症、肾功能衰竭等,会危及生命。

凭着骨髓移植中心丰富的CAR-T细胞治疗临床经验,Fares在最佳时间点应用了治疗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的特效药IL-6受体拮抗剂,体温从40度恢复到了正常。

CAR-T细胞回输后的第8天,好消息不断传来,Fares骨髓里已经找不到癌细胞了,骨骼疼痛也消失了。

但是,战斗并未结束,Fares因造血功能差,仍然经历了长达一个月的低细胞期。医护人员要确保低细胞期不感染并努力促进造血功能恢复。

在无菌层流床里的一个月,Fares通过自己顽强的意志,家人的悉心照料和骨髓移植中心医护人员的不懈努力,终于在8月31日这一天,走出了无菌层流病床,转入了VIP病房。

“如果我以前知道你的大名,我会直接来找你。”Fares非常感激地握住黄河教授的手说。当问及中西方就医差别时,Fares说,感觉中国医疗水平已和国际水平相当,且不需要花费太长时间在预约等待上。

Fares特地从黎巴嫩飞过来的女儿,也一直夸赞说这里的护士技术高超,抽血打针“一针见血”,医生医术高超,这是一次非常棒的就医体验。

在VIP病房内,Fares笑容满面,红光换发,和刚入院时判若两人。此时,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在手机和电脑上开始了自己熟悉的业务工作,期待早日回国开始新生活。

Fares最新的检测结果显示,体内骨髓瘤细胞已小于0.01%,免疫球蛋白、血小板等指标趋于正常水平。

9月11日,Fares将和妻子一同乘飞机回到黎巴嫩。届时,浙大一院骨髓移植中心会通过远程会诊,对Fares进行密切随访观察。

浙一CAR-T疗法全球领先

黎巴嫩商人斥千万求医 终被浙一CAR-T疗法挽救

三类恶性血液病治愈率高达90%

浙大一院黄河教授团队CAR-T疗法用于白血病、淋巴瘤和多发性骨髓瘤,研究成果国际领先。仅去年一年,黄河教授团队CAR-T疗法研究在国际论坛上亮相12次。

在对Fares进行治疗过程中,Fares在美国的经管医生团队、欧洲骨髓移植学会前主席等同黄河教授团队时时联系,对中国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普遍认可。

在国内,CAR-T疗法尚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当前,我国有多家医疗中心在进行CAR-T疗法的临床试验。

CAR-T细胞疗法是通过提取患者自身T细胞,并对其进行一系列基因改造,生成一种可以精准识别癌细胞的CAR-T细胞,再将这种装上“GPS”导航的超级T细胞回输到患者体内,不仅可以避免传统疗法的“狂轰乱炸”,还能精准有效地杀伤癌细胞。

世界首位被CAR-T免疫疗法“治愈”的美国儿童Emily至今已无病生存6年余,开辟了精准医疗的新时代。正因为CAR-T免疫疗法的惊人疗效,分别于2017年8月31日和10月18日正式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上市,定价47.5万美元和37.3万美元。

作为国内开展CAR-T治疗最早的临床中心之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骨髓移植中心在CAR-T治疗的开展方面,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浙大一院骨髓移植中心在黄河教授的带领下,目前已完成CAR-T细胞治疗急性白血病、淋巴瘤和多发性骨髓瘤近100例,创新性建立CAR-T细胞临床应用方案及并发症防治策略,应用细胞免疫治疗CAR-T技术联合半相合造血干细胞移植实现根治恶性血液病目的。在国际著名国际会议上受邀做特邀报告和口头报告十余次,研究成果达国际领先水平。同时积极开展CAR-T细胞治疗的关键问题科学研究,相关研究已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面上项目和浙江省重点研发计划资助。

据美国网站对“Chimericreceptor”的搜索结果,截至2018年8月,中国登记开展CAR-T临床研究项目237项,超越美国的236项,成为世界上开展CAR-T研究项目最多的国家。

标签:

t卵p怀多少钱
拉拉a卵b怀
同性生子公司
les试管婴儿
亲子鉴定中心